Freedom for Shan State

 

爭取真正緬甸聯邦或撣邦獨立?
 

    作者 :貌強 Maung Chan

我曾在二月24日撰文“緬甸軍政府向撣族反對黨派開刀”,述說緬甸軍政府以“叛國罪” 逮捕了撣族領袖昆吞烏( Hkun Htun Oo)與梭騰將軍( Gen Hso Ten) 等10人。

當時,撣族民主聯盟秘書長賽萬賽(Sai Wansai,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Democratic Union)忿忿地告訴我:我們是不會被擊敗的。


逃亡國外的撣族,在3月29日聯合聲明:事實證明軍政府不想給眾民族平等地位。事實證明昆吞烏、梭盛將軍等撣族領袖的和平對話路線,並不會爭取到 Federal 聯邦制。現在只剩一條路--通過武裝鬥爭,爭取獨立。

至今與緬軍在戰鬥的撣邦軍(Shan State Army)女發言人楠珂笙(Nang Kher Seng)說:眾民族1961年就開始和平談判聯邦制,爭取民族平等,但卻不斷被逮捕入獄,眾多同胞被殺。對軍政府的武裝鎮壓,我們若不武裝反抗,豈不是任其宰割?內戰完全是緬甸將軍們一手製造的。

撣族聯盟(Shan Union)主席兼撣邦憲法草案組長昆佳努( Khun Kya Nu) 說:昆吞烏、梭騰將軍兩位領導人主張民主聯邦,要求平等自治,結果以叛國罪被起訴。撣族人民因絕望而鬧獨立,聯邦從此更動亂不安--主凶惟軍政府是問。

撣族先驅論壇S.H.A.N. 編輯昆盛( Khun Seng)說:和平既然無望,撣邦內外的所有撣族人民,逐漸趨向武裝鬥爭道路。

71歲的召盛素(Sao Seng Suk, 現任撣族民主聯盟副主席、撣邦憲法草案主席,其父昆佳布Hkun Kya Bu,也是彬龍協議簽約者之一)呼籲東盟國家:應該力促緬甸將軍們召開三方對話,使緬甸聯邦和平走向真正民主的道路。

駐布魯塞爾的歐盟-緬甸辦公室主任韓永貴(Harn Yawnghwe),是撣族與眾民族聯盟領袖,他在3月31日撰文:我感到非常憤怒。緬軍一直在屠殺我們撣族父老兄弟,強姦我們的姐妹同胞。見到人民苦難深重,誰不會痛哭失聲?!

Harn韓主任的兄長Chao Tzang,是本文作者貌強上仰光大學時期的年輕英文助教,也是撣族革命導師,仰大學生多稱他為“緬甸的西哈努克親王”,去年死於癌症。為此,本文作者貌強寫了“懷念Chao Tzang老師”。

本文作者貌強追憶:Chao Tzang老師生前曾極力敦促緬甸軍政府與國際社會,勇於承認緬甸現實乃三分鼎立--軍政府、民主力量、眾民族力量。老師極力主張:緬甸聯邦問題,由三方對話進行和 平解決,並建立真正的 Federal 聯邦制。

本文作者貌強說:現在,一些撣族人士責怪Chao Tzang老師,說現實已證實他老先生只是一廂情願而已。撣邦、撣族若不丟掉幻想,脫離緬軍獨裁專制統治,頭頂將永無一片天。

為此,Harn韓主任曾多次為其兄長說話:自奈溫廢除聯邦憲法,獨立老調我們撣族已彈唱幾十年。誰不要自由獨立?問題在於獨立與聯邦制,哪個對我們撣邦人民最有利?若聯邦制能使我邦我民脫離苦海、和平幸福,我們就爭取聯邦制。相反,若獨立能,我們就力爭獨立。聯邦制也好,獨立也罷,最終目的是為我撣族人民謀取和平幸福。

本文作者貌強想起傣族(或撣族Shan、暹族Siam)大家庭,目前分居在中國雲南、越南、緬甸、泰國、老撾、印度(馬尼布林與阿薩姆)等國家。貌強說:傣族熱愛自由,所以愛自稱傣族,傣的意思就是自由。作者貌強歎息:緬甸是傣族唯一無自由、被不平等對待、不能安居樂業的國家。

據作者貌強的歷史研究:傣族祖先可能生活在長江一帶,傣族最拿手的活兒,就是興修水利種植水稻,這早就打造出長江以南成為中國魚米之鄉。由於其他強族的進逼,傣族不斷被迫西移。後再被迫沿雲南四江(麗江、怒江、瀾滄江、紅河)流域安居樂業。南北朝、隋唐時期,他們在雲南團結了眾少數民族,逐步建立起六詔-南詔-大理國,在緬甸、泰國、老撾一帶,也建立了不少傣族城邦政權。他們(當時稱妙香國)曾聯合土番(古音讀TUBO,英譯Tibet,即西藏)對抗大唐帝國。1287年忽必烈蒙古大軍鐵蹄南踏雲南時,他們不敵,於是,再一波的大遷移浪潮,湧向緬甸、老撾、泰國一帶,與先前抵達的傣族匯合,一起開天闢地:在 13-16世紀創立了輝煌的撣(暹)族世紀。經大家努力,到19-20世紀時期,越南、泰國(暹羅)、緬甸三國,終於成為世界三大米倉,揚名環球。

Harn韓主任認為:歷史條件與世界政治,決定了各地傣族的命運--只有泰國、老撾能發展為獨立國家。

Harn韓主任說:我們緬甸撣族,不能說因為我們撣族國王在13至16世紀統治過全緬甸,後來又一直獨立至1886年淪為英帝國保護邦,不隸屬緬甸本部。。。。。以此為由,確定今天必須獨立。

據作者貌強的歷史研究:英國1824年發動戰爭,割走了緬甸最南部邊區(包括現在的Karen克倫族邦、Mon 孟族邦大部分)與西部邊區(現在的 Yakhine若開邦),1852年再發動戰爭,佔領了緬王管轄的南部(王都曼德勒以南,有人籠統稱它為下緬甸 LowerBurma),1885年底,英帝國揮軍北上,佔領了緬甸王都與其管轄的上緬甸(UpperBurma),活捉了緬王,1886年置緬王管轄的緬甸地區為英屬印度直接統治的一省,稱為緬甸本部(Burma Proper),並置眾撣邦(Shan States)、北部克欽(Kachin)邦、西北部欽(Chin)邦等眾邊區,為英帝國的保護邊區(Frontier Area)。眾撣邦(Federated Shan States)仍然由撣族土司們統治。與克欽邦、欽邦等相同,眾撣邦也不隸屬緬甸本部。

二戰後的世界政治形勢,直逼眾撣邦加入緬甸聯邦。

讓我們看Harn韓的分析:

§ 1931-45年,中國對日抗戰,中國人民被日本法西斯侵略軍殺害了3千多萬人,1945-49年中囯共產黨與國民黨,在蘇聯與美國的幫助下,忙於內戰,自相殘殺,生靈塗碳。

§ 泰國在二戰時期與日本站在一起,反法西斯同盟國不信任它。

§ 昂山等30志士,1940-41年為推翻英國統治而秘密接受日軍訓練,1941年帶日本法西斯軍 由泰國進入緬甸本部。當時日軍在緬甸四處襲擊、圍攻反法西斯力量與親英人士。

§ 1945年昂山將軍暗通英國同盟軍,領導緬軍對日軍反戈一擊,因而成為同盟軍的反 法西斯盟友,並榮任英屬緬甸本部政府的高官。

二戰後的世界政治形勢,就這樣直逼我們眾撣邦,不得不加入緬甸聯邦,以共同爭取獨立,絲毫不容我撣族領導人選擇。

Harn韓主任透露:昂山將軍當年代表英屬緬甸本部特使,前來主持彬龍(Panglong,在撣邦)會議。統治眾撣邦的土司們自知無法獨立自主而必須與緬甸本部聯合,在極不得已的壞情況下,只好採取最佳選擇:與緬甸本部簽訂了彬龍協定,爭取緬甸本部與眾民族邊區共同獨立。當時我父親堅持在1947年的緬甸聯邦憲法中,明確注明10年後有分離權,以保護眾民族利益--他不惜為此與昂山將軍差點翻臉。

據作者貌強的歷史研究:Harn 韓主任之父蘇瑞泰Saw Shwe Thaike,1896年生,幼年就讀於撣邦首府東枝(Taung-Gyi)土司學校,曾在英軍服役。1929年Harn韓主任的祖父土司去世,蘇瑞泰繼任永貴 (Yawnghwe)土司職。1947年2月,蘇瑞泰簽署彬龍協定,與緬甸本部聯合,並以即將立法的聯邦憲法為基礎,共同建立緬甸聯邦。蘇瑞泰同年7月就任緬甸制憲會議長。1948年1月4日緬甸宣佈獨立時,蘇瑞泰任緬甸聯邦第一任總統。1952年3月任期屆滿,蘇瑞泰當選為緬甸議會民族院議長。1962年3月2日,奈溫將軍發動政變,廢除聯邦協議,蘇瑞泰與所有民選政府內閣官員都被投入監獄。

Harn 韓主任的幼弟在父親被逮捕時反抗,因而當場被奈溫的緬軍擊斃。Harn 韓主任的父親蘇瑞泰,不久死于奈溫獄中。Harn 韓主任的母親與兄長Chao Tzang 老師,起先領導撣族反抗緬軍,後逃亡國外。在異國他鄉,母親死于前年,兄長死于去年。

我們可以見到一些撣人這樣批擊彬龍協議:土司們想維護他們的特權,Harn韓主任的父親想當總統。

Harn韓主任據理反駁:這指責沒有事實根據。當時議程上並沒有誰當總統這一項。我父親因堅持要眾民族權利,使當時代表緬甸本部的昂山差點要憤然走出彬龍會議。

Harn韓主任指出:總的來說,土司們並不是自私自利的封建主。他們絕對沒有在彬龍會議維護自己的特權。1930年代開始,老土司們就積極培養崇尚民主的撣族年輕領袖接班。在1959年,新一代土司們就把統治權全盤交給撣邦政府。

對於一些撣族領袖指責Harn韓兄弟倆背離父親與撣族人民的獨立自主的意志,Harn韓主任說:不論在彬龍會議時期或今天,關鍵問題還是:對撣邦人民最有利的是什麼?我兄弟倆對爭取撣邦獨立者並無敵意。誰愛被獨裁專橫的緬軍壓迫呢?誰願意自己的女同胞被緬軍集體強姦?誰願意父母孩子被緬軍欺壓,在非常惡劣環境下無償勞動?誰願意父母孩子僅僅因為不服從緬軍命令而被逮捕與槍殺?問問緬族兄弟姐妹,他們也是不願意的。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國人逃離緬甸的原因。既知人民周圍都是拿槍殺人的緬軍,想冒然獨立,行嗎?為制度的改變,人民既然擁有和平奮鬥的可能性,為何不呢?

Harn韓主任認為:民族解放事業,要靠多種因素--人民的凝聚力、國家的經濟力量、武裝力量、領袖的遠見,尤其重要的是:歷史條件。

Harn韓主任向尋求撣邦獨立者提問題:尋求獨立,我們會有多大機會?哪些國家會承認獨立的撣邦?我們的政府靠什麼養活自己?新生的撣邦有能力趕走緬軍出境嗎?如果這些都不成問題,我舉雙手贊成。還有,一些人說可以不流血地把緬軍打敗,我極欲知道該如何進行?將軍們現在已空前地提高了摧毀國家、恐嚇人民的軍事技術。自1989年開始,他們已傾盡國庫(本文作者貌強按:40%以上的緬甸國家預算,是軍事支出,人民健康則不超0。3%!)購置新武器追殺反抗力量。所以緬軍並不擔憂對付不了我們的獨立戰爭。他們在等待最佳時機、尋找最佳藉口,以最新武器趕盡殺絕所有反對力量。另一面,緬甸將軍們能以“根除毒品與恐怖主義”的誘人口號,騙取世界的掌聲。

Harn韓主任指出:將軍們最怕政治解決,最怕人民自由言論。請看1990年大選吧--他們滑鐵盧慘敗。所以他們死不承認選舉結果,死不移交政權,死也要禁止所有反對黨派的言論與活動。將軍們也最怕人民團結,他們的一貫對策是“分而治之”。大家看看克倫族、克倫尼族、孟族等各組織近況:KNU,DKPA,KNPP,KNPLA,不是被將軍們挑撥離間而分裂了嗎?再看看克欽族組織KIO,最近不也分裂出一個KSC組織嗎?

昆吞烏與梭騰將軍的“滔天罪行”在於:他們不僅團結撣族,還去聯合其他所有民族,他們不僅團結非緬族的所有政黨,還去串聯所有反對黨派,包括緬族黨派和停戰集團--這些是將軍們最顧忌、最不能容忍的--這也說明我們做得對,我們擊中將軍們的死穴。

另一值得重視的是,經過我們50多年鬥爭,1994年聯合國終於決議:呼籲緬甸三方對話--軍政府、民主力量、眾民族力量。1994年以前,眾民族力量叫叛亂份子,不被承認是合法力量。現在,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口口聲聲說我們是合法力量。軍政府“漏夜從家中邀請叛國犯問話”,恰恰向國際社會顯示:我們眾民族力量是理智的、合法的、願意進行和平對話的。緬甸問題得不到解決,罪在軍政府。

同志們!遇到一些挫折,難道我們就因此而放棄了我們已獲得的成果嗎?請不要忘記:我們也使緬軍分裂了--他們不是互相打起來了嗎?欽紐將軍不是被逮捕,其國家情報局不是被解散了嗎?一號軍頭丹隋將軍與二號軍頭貌埃將軍,不是在互相猜忌嗎?緬軍各級官兵的思想行動,不是越來越混亂嗎?。。。。這些在緬甸歷史上從來沒發生過。

所以你說,我們是失敗還是成功?

將軍們擁有軍事優勢,而我們擁有政治優勢。請問哪個比較好:我們用我們的劣勢,在戰場上和他們的優勢去拼鬥,或用我們的優勢,與他們在政治上去較量?我們撣族單獨去和緬軍拼命,還是聯合其他民族合力抗擊緬軍?

Harn韓主任語重心長地說:我邦、我族人民的未來命運是何等重要,我們千萬不要讓情緒蒙蔽了理智。我們需要三思而後行:腳踏實地,採取最佳選擇。

Harn韓主任最後說:我們的決定,究竟對或不對?對多少?--按事實與成果,留待後人公正評說。



(貌強 Maung Chan,緬甸華族,是S.H.A.N.&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Chinese的主要負責人)

轉自:http://www.boxun.com/hero/Burma'sChinese/1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