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for Shan State

賽萬賽(Sai Wansai)

 

緬甸撣邦撣族的心聲──與撣族領袖賽萬賽的談話

撰文:貌強 Maung Chan(緬甸華族)

 

開車往德國漢堡,爲的是要會見緬甸撣族民主同盟(Shan Democratic Union)秘書長賽萬賽

(Sai Wansai)。聽聽緬甸撣族的心聲。

·撣族知識份子

賽萬賽(Sai Wansai)生於北撣邦,年輕時代遷居南撣邦,他從小參 加撣民族運動,畢業於

緬甸曼德勒大學(文科學士),後赴德國漢堡 大學專攻政治學。 寒暄過後,他獻上一杯撣

茶。青茶葉大而緊壯,茶色綠,味甘苦,氣 芬芳,飲後齒頰留香。 他說:傣族─在我們這

邊、雲南那邊、以及泰國那邊─都愛自稱傣人, 意即自由人。而緬人稱我們爲撣人,克欽族

即景頗族叫我們阿昌,漢 人叫我們白夷。 雲南與撣邦,還包括泰國與老撾的一部分,在中

國唐宋時代梵語稱爲 “妙香國”。

元明清時我們與雲南分家,但無邊界,你來我往,還是親如一家人。英國統治時期稱我們爲

衆撣邦(Shan States)。中國那 邊,自清末以來既遭列強欺淩,又百年內亂,互相殘殺,新

中國成立 初期欣欣向榮,但後來階級鬥爭不斷升級,鬥到人人自危,而生活卻 降級到饑寒

交迫。撣人是樂天民族,崇尚自由,信奉上座部佛教,慈 悲爲懷,所以那邊的親戚不斷搬家

過來,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與雲南 劃清國界,終於與中國一邊一國。 撣茶與雲南普洱茶是

同種。撣茶普洱茶類是傣族祖先愛種愛喝的。其實雲南普洱縣並不産茶。近代主要是雲南那

邊的傣族與其他民族兄弟生産,由普洱縣轉銷到全中國、全世界去的。他們也通過邊貿,來

我們撣邦收購。此健康茶最受港澳青睞,深信不寒不燥,消食去脂,輕身益壽,德國 人幾年

前發現它最能降低膽固醇,經媒體一傳揚,聲名大噪,供不應 求。

賽萬賽說:

不過,現在中國成了世界工廠,很多地方被工業廢氣、廢水、廢料以 及農藥等嚴重污染了,

德國查出雲南普洱茶的農藥殘留量時常超標。 我們撣茶來自原始植被地帶的山腰綠野、青山

綠水、秀峰俊嶺,那裏 氣候宜人,雲霧繚繞,雨露滋潤茶芽壯。工業太落後的小乘佛教國

家, 由於現代化腳步還未踏入,反而保留了大自然界的真、善、美。壞事變好事。

你們知道雲南與撣邦一帶的茶樹,是世界所有茶樹的老祖宗嗎?中國 南方所有名茶都要來這

裏尋根拜祖,而印度、斯里蘭卡、印尼、非洲等的茶葉,無一不是中國南方茶樹的“近代海

外華僑”,那主要是英國帶去的。要來雲南拜老祖宗,他們排在最後面。 我上曼德勒大學

時,不只天天撣茶不離口,還愛吃醃制鮮茶葉,拌之以油、鹽、芝麻、花生、薑絲、炸蔥

片、蒜片。 賽萬賽用手做混拌狀,然後五指在唇上一飛,拉長聲音說:“美…… ……無

……窮……呀!”。接著他歉然說:有朋友送我十幾包,可惜 都吃光了。

我們唯有眼巴巴地望著這位撣人,跟他一同猛吞口水下肚。

 

·茶過三巡

我連飲撣茶三杯,半閉雙眼連贊:好茶!好茶!好茶!

接著,我言歸正傳:九十年代我在海牙拜訪了兩個撣人知識份子,從英國來參加非聯合國成

員組織UNPO。

賽萬賽笑答:那智者型長老,現住澳洲,那較年輕力壯的好漢,還在英國。我們時常有聯

系,最近爲歐盟-東盟-緬甸吵鬧事件,我們幾乎天天交換看法。

那時,他賽萬賽負責撣邦人民代表委員會的海外新聞工作,1996- 2000期間,他任撣族民主

聯盟SDU副主席,現被推舉爲撣族民主聯盟秘書長,兼任駐海牙非聯合國成員國組織的衆撣

邦代表。

賽萬賽說:撣族民主聯盟是流亡國外的撣人組織,它與所有撣族政治團體─撣族民主聯盟

SNLD、撣邦重建委員會RCSS、撣邦組織SSO等,保持密切合作。

 

·我是撣國人

我問:“緬甸(Myanmar)近況如何?

他說:“我不是來自Myanmar或Burma,我是撣邦(Shan State)人。

我笑答:我貌強來自緬甸伊江三角洲魚米之鄉,華族。

對緬族來說,他的說法夠“刺激”甚至“火爆”,大緬族主義者會鐵青著臉扣上“分裂主

義”帽子,緬甸獨裁軍頭則會兇相畢露,要得而誅之,要趕盡殺絕。

那些緬甸種族主義者怎麽對待我們這些土生華人呢?60-70年代借鑒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做

法:“父親經商?─出生不好!是剝削階級、吸血鬼、黑五類!一定要批倒、批臭到神憎、

鬼厭、人恨!永遠必須夾著尾巴做人!”。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退出歷史舞臺後,獨裁軍頭

奈溫的“緬甸社會主義”也煙消雲散。然而各路思想紛陳,親英美的“黃禍論”份子,還是

依然仇視華族。他們一口咬定華僑華人都是雲南那邊來的外國人,敲詐勒索精光後,最好趕

回老家去“接受再教育”─ 可笑這些種族主義者不知道華族祖籍國的社會與教育制度,也都

已天翻地覆了。

其實,我們緬甸華族的成長、學習、工作、生活,與任何緬甸公民沒 兩樣。由於大環境小環

境皆相同,大家喜怒哀樂也都相差不多。唯一差別:我們是華族,多學了一科中文,接受了

中華文化。冷戰時代中國正受列強合力制裁與死命圍剿,在反華仇華的需要下,東南亞華僑

華人成了當地種族主義者嫁禍出氣的最好物件─幾乎沒人敢出來爲他們打抱不平。

 

·緬甸(Burma)簡史

談話就進入了緬甸歷史的時光隧道。且聽賽萬賽撣人娓娓道來:

現在稱之爲緬甸(Burma)的地區,西元1886年之前,是孟(Mon)族、緬族(Burmese或

Burmans)、撣(Shan)族你爭我奪,成者爲王、敗者爲寇的地方,大家輪流坐莊。十三世

紀忽必烈蒙古鐵騎壓境橫掃時,大家無不面東北稱臣,年年進貢。

英國1824年發動第一次戰爭,攻佔了緬甸南部的“孔雀尾巴”丹那沙林(Tenasserim)─那

是克倫族、孟族的居住地,再佔領了西部狹長地帶若開(Arakan)─那是若開族世代生活的

地方,接著永遠割去了阿薩姆(Assam)、曼尼普爾(Manipur)─那是撣族、欽族(Chin)

克欽族(Kachin,中國那邊稱景頗族)與當地人混居之地。阿薩姆與曼尼普爾自那時起屬

於印度。

1852年英國發動了第二次戰爭,由仰光(孟族漁港)經勃固(Pegu,孟族舊都)平原,長驅

直入緬甸中部卑謬(Pyi Myo)上方。我插嘴:中國史籍記載,唐朝時卑謬是驃國(Pyu

Kingdom)的首都。

驃國領土遼闊,土地肥沃,當時是東南亞一霸。西元802年,南詔國令驃國派文化代表團訪

問中國,促使其後中國的樂器、樂曲、音樂領域,發展得更多姿多彩。詩人白居易長詩“驃

國樂”就是讚頌他們,在敦煌壁畫中還可見到驃國倩影。唐宋時期稱驃國爲朱江。

賽萬賽略帶歉意地說:西元832年,妙香國─雲南南詔國與我們撣人─消滅了驃國。但驃族

後來融入緬族,在11世紀、16世紀、18世紀, 大緬族主義者共三次又征服了我們衆民族,他

們還一直打殺到我們的泰國、老撾、阿薩姆、曼尼普爾、雲南德巨集景巨集等傣族兄弟那邊

去。

我們在13-15世紀,16-18世紀,也分別聯合孟族、若開族、泰國等,伺機再回擊、圍攻他

們。大家輪流坐莊嘛!

他續道:伊江三角洲與其上部廣大平原,是世界米倉之一,主要由緬族(Burmese或

Burmans)居住,其東西南北四方,則由非緬人(Non ─Burmans)的衆民族休養生息。

英國把第一次與第二次的佔領地,合併爲緬甸省(Burma),稱爲英屬緬甸本部(British

Burma Proper),由1852年一直統治到1948年。這裏頭不含東西南北四方的衆撣邦(Shan

States)、克倫尼邦(Karenni State)以及衆民族山區。

當年英國深恐法國染指他這塊生金蛋地帶,1885年底就再發動第三次戰爭,輕取緬甸王都曼

德勒(Mandalay),1886年初完成了全緬甸東西南北中五部的全盤吞併,並乾脆把緬王監禁

在印度,直至死亡。英國把緬甸本部(Burma)四周的衆民族地區,如撣邦高原、克倫尼

邦,克欽族山區、欽族山區等,一概稱爲邊區(Frontier Areas),進行分別統治。邊區內有

兩個邦國:

1、我們衆撣邦國有33土司邦, 與中國、泰國、老撾相望。

2、東部克倫尼邦國,與泰國爲鄰。

 

·緬族與非緬族

緬甸本部與邊區,緬族與非緬族的真正政治交合,遲至二戰結束才開始。

賽萬賽頓了一頓,繼續說:

非緬族(Non─Burmans)是指除了緬族之外的衆民族,即孟族、撣族、克欽族、克倫族、克

倫尼族、若開族、欽族。。。。等等,現緬甸軍政府擴而大之,說總共135族群。

1947年,衆撣邦召集克欽山區、欽族山區等,在撣邦彬龍(Panglong)鎮與緬甸(Burma)簽

訂了歷史性的彬龍協定,再與克倫尼邦一起,爲了取得自決權,以兩個邦國(States)獨立

體,聯合緬甸本部,共同爭取聯合獨立。

通過衆民族的聯合爭取,大家終於在1948年1月4日從英國手中獲得了聯合獨立。

很清楚:現在世界所知道的緬甸(Burma或Myanmar),是一個嶄新的政治聯合體或聯邦,

它裏面至少有三個國家:即緬甸本部、克倫尼邦、衆撣邦。而若開、欽、克欽、克倫、孟等

地區,在獲得聯合獨立的那時,還未被法定爲邦。不過,他們從遠古時代就各自以小邦小國

形式,一直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樂業。

大家知道奈溫Ne Win將軍吧?

賽萬賽說:奈溫就是那個時常暗示自己是驃國(Pyu)後裔,口口聲聲說要維護國家統一的

卑謬人─驃國舊都人。

我插嘴:“他有時也自稱貢保王族(Kongbaung Royal Family)後代,說因當年宮廷政變,其

母系祖上逃亡卑謬,躲在鄉下。我上仰光大學時,領導大學生運動的卑謬女同學(後被開除

學籍而投入武裝革命)告訴我,奈溫父親是客家人。我說不應該是。因我們知道:殺華排華

最厲害的是奈溫年代,華人被當外國人與剝削階級而受嚴重歧視與不平等對待,華文禁止學

習。猶如臺灣客家人李登輝,受日本教育,自認是日本人,心裏變態,歧視華人,不公平對

待華人。奈溫可能與李登輝一樣:人性嚴重扭曲”。

賽萬賽啜了一口撣茶,續道:

就是他奈溫跟昂山素姬的爸爸昂山,共三十人,1941年赴日受訓,1941年把日本皇軍由泰國

領入緬甸,並引日本皇軍屠殺了很多克倫人、克倫尼人、撣人─那時只有他們“三十同志”

,才最死心塌地與日本法西斯合作反英,其他進步政黨與民主人士都在聯英美中抗日。其實

日本皇軍只是哄騙他們,日軍統治緬甸時期並不給他們實權,還把當時分治的撣邦一部分,

送給傣族大泰國。1945年抗日勝利前夕,他們才聯英抗日,領緬軍反戈一擊。1946年,昂山

代表緬甸本部臨時政府,與衆民族達成彬龍協定,引衆民族共建聯邦。1947年,昂山被自己

緬族同路人殺死。1948年,緬甸各族獲得聯合獨立,但緬軍的大緬族沙文主義頭頭隨即翻

臉,開始屠殺衆民族兄弟了。1958年,軍頭奈溫集團自稱“看守政府”,初現政治舞

台。1962年,軍頭奈溫集團以救國救民的高姿態,發動政變奪權。軍政府索性送民選總理吳

努(U Nu)、內閣官員、撣邦首領蘇瑞泰(Sao Shwe Thaike,緬甸第一任總統)、民主政治

家與各族領袖入獄,並槍殺了蘇瑞泰幼子與所有反抗者。不久,以“緬甸社會主義”名義

(一直哄騙人民至1987年),“收歸國有”了民族資本家的企業─主要無償霸佔華族的工商

企業,緊接著以“反擊社會主義經濟破壞者”的號令,宣佈自己發行的大鈔票當日無償作廢

─公開搶劫了人民財富。

歷屆緬甸軍政府就這樣:不斷殺害各族人民,多次變相霸佔與洗劫了人民財富。各族人民最

最無法原諒的是,奈溫軍人集團一掌權,就悍然宣佈:廢除聯邦憲法!大家知道:聯邦憲法

是存在於緬甸與非緬人衆民族之間的唯一合法紐帶,現在被緬甸軍人當垃圾抛棄了。聯邦憲

法一被作廢,緬甸聯邦也就不存在了,而緬甸本部與緬軍一夜之間也就成了侵略者,再也不

是衆民族的同夥了。

 

·槍桿子裏出一切

緬甸軍人最自私、最狡猾、最不講義氣道德,各族人民上他們的當,多到不能再多了。在欽

族山區,若你在甜言蜜語哄人騙人,他們會問:你是緬人Burman嗎?你說的話是緬語

Burmese嗎?

緬甸軍人最相信的是槍桿子,最學到家的是日本法西斯主義,他們用槍桿子殺出了軍人獨裁

政權,至今還一直持槍開槍向各族人民強索他們所要的一切。

他們老想採用軍事力量去支撐他那聯邦空殼。

其實,真正與唯一能徹底排除緬甸聯邦危機的,是政治解決,是各族平等,而不是殺人武器

或哄人騙人的“緬甸話”。 爲了掙脫緬甸軍人的民族壓迫與專橫統治,自1948年起,撣人與

倫尼人就進行武裝反抗。不甘被大緬族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強制同化的其他非緬人衆民族,

也先後採取了同樣的抗爭行動。

賽萬賽又呷了一口撣茶,說:

不同的是:撣人、克倫尼人與緬甸軍人之間的紛爭,可說是“國際性”的,因撣邦國與克倫

尼邦國是以同等政治權,即以獨立的邦國,加入緬甸聯邦的。協議允許:由英國統治下共同

獲得獨立後,該兩邦國可試加入聯邦十年,十年後有權離開。

非緬族擁有聯邦土地的57%,非緬族占聯邦人口約40%。

 

·民族紛爭的源頭

欲瞭解緬甸聯邦的民族紛爭,首先必須深入研究概念的分歧、聯邦憲法危機、聯邦民族認同

感、聯邦民族的結構,以及其他:如侵犯人權、毒品、環保等。

A概念的分歧:

歷屆軍人政權,包括當前的國家安定發展委員會SPDC,總是一口咬定緬甸自西元1044年緬王

阿努律陀(Anawrahtar)統治以來,就是統一的國家,所有非緬族:撣族、克欽族、若開

族、孟族、克倫族、克倫尼族等等,都是少數民族,若不鐵腕監控、鎮壓,國家就四分五裂

了。而非緬人的衆民族則鐵證如山地指出:緬甸大地被英國殖民化之前,大家成者爲王,輪

流坐莊。後殖民時代的緬甸聯邦,是嶄新組成的領土整體,是以彬龍協定爲基礎,由同等權

利的各獨立領土合併出來的。

對這概念分歧,緬甸軍政府就悍然以保衛“國家主權”與“民族團結”的名義,不惜代價、

無所不用其極地進行鎮壓。千年以來的大緬人主義與最近半世紀的法西斯鎮壓與嚴重侵犯人

權,打造出緬甸軍人不可一世、無法無天、惟我獨尊的想法做法。這還可從以下事件一覽無

遺:1990年全國大選後,軍政府自食其言,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至今拒絕轉交政權給獲得

絕對多數選票(91%)的全國民主聯盟NLD、撣民族民主聯盟SNLD及其它民族政黨。全國

主聯盟與衆民族所信奉的真正聯邦綱領,對緬甸軍人的種族主義、專制主義與支配欲來

說,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B憲法危機:

現今緬甸的戰亂與苦難,深深植根於1947年不健全的聯邦憲法草案上。當年制訂該聯邦憲法

時,既草率又匆忙,它沒體現彬龍協議的精神。非緬人的衆民族地區雖被憲法承認爲立憲

邦,但所有權利卻集中於中央政府,亦即緬甸本部。現在,幾乎所有非緬人與緬人的民主黨

團(即在野反對勢力)都認識,也同意:民族紛爭完全不能與社會改革、政治改革、經濟改

革相互分開。要解決民族紛爭,唯一辦法是遵照彬龍協議,對1947年的聯邦憲法進行修正,

使衆邦的平等權、志願加入權與自決權,成爲緬甸聯邦共和國的基礎。

C國家民族的認同:

對於國家認同,歷屆緬甸政府,包括目前的國家安定發展委員會SPDC,從來是自我爲中心,

充滿主觀、偏見、謬見。他們一群人說要爲聯邦取名,卻只知在自己的Bamar,Burma與

Myanmar上打轉。其實,Myanmar,Bamar,Burma,Burmese,Burman等,一般都是指下緬甸

平原與緬人,非緬人的衆民族從來不接受,也不認爲Myanmar,Bamar,Burma,Burmese,

Burman等是大家庭通稱,自己包括在其內。

幾年前,現屆緬甸軍政府改Burma爲Myanmar,說是要讓緬甸聯邦境內的各族人民産生國家

民族共同感。但可笑可悲的是,Myanmar一向不代表衆民族,所以這項努力早就註定失敗。

更何況對這大家庭通稱,緬甸軍人從沒徵詢過非緬人的衆民族意見,Myanmar是各族人民恨

了的緬甸軍人用槍脅迫人民強戴在頭、硬吞下肚的。本人至今從沒聽國人說他或她是

Myanmar緬人,Myanmar撣人,Myanmar克欽人,Myanmar克倫人,正如美國人通常慣用的美

國華人(華裔美國人)、美國日本人(日裔美國人)、美國非洲人(非裔美國人)那樣。

把前歐洲殖民者劃下的邊界,視爲神聖不可侵犯的邦界國界─這看法在緬甸軍人的愚弄與挑

撥下,更催生出沒完沒了的民族紛爭,影響國際與區域的穩定。

緬甸聯邦就處身於這些民族與社會紛爭中而無法自拔。

歷屆緬甸軍政府所謂的“國家民族建設”努力,都是假話、大話、空話與演戲,最近幾年戲

越演越離譜。

一句話:“國家民族通稱”問題,不知該從何談起。

比較實事求是的是:暫用目前存在的、衆民族所慣用的名稱,等將來真正聯邦誕生時,再和

各族人民(包括緬人)一起探討嶄新的國家民族通稱。

D民族結構之多數與少數:

多數民族-少數民族的誤用濫用,首先已使媒體與學術界感到最困擾,極需澄清。在數量

上,緬人在緬甸本部(緬甸大平原)占多數,但在衆撣邦、若開邦、欽邦、克欽邦、克倫尼

邦、克倫邦、孟邦等,緬人占少數,當地民族是多數。此外,現今緬甸(Burma),是在獨

立前一年,由彬龍協定誕生的。該協議可說是後殖民時代,即現今緬甸(Burma)的出生

紙。按照彬龍協議,現今緬甸(Burma)就是各土族聯邦,即撣人、若開人、欽人、克欽

人、克倫尼人、克倫人、孟人……包括緬人等,以他們各自的固有領土共同組合成的,大家

都是緬甸聯邦土地上的同夥,大家都是主人,大家平等,與多數少數無關。

E新聞媒體:

新聞媒體每天不得不報導:如撣邦的毒品、緬甸軍人在各邦侵犯人權的罪行,每天不得不棒

喝:如泰緬計畫中的薩爾溫江Salwen的水壩危機,每天不得不疾呼:如救救枯萎的湄公河。

這些都將是社會大問題、環保大破壞、生態大災難、國家民族大悲劇。但軍政府一貫酷愛

“報喜不報憂”,喜歡扮演“大救星”,對自己“歌功頌德”,他只想報導他要報導的。他

不想聽的,要嘛禁止,要嘛限制。凡不聽話的,以暴力與監獄接待。

F毒品:

撣先驅通訊社(Shan Herald Agency for News)發表一篇標題爲“仰光在撣邦的毒品戰爭”的

文章,說:調查證實毒品工業是軍政府用來安定與控制撣邦的政治策略。結論:只有政治改

革,緬甸的毒品問題才能解決。

既要控制撣邦,而又不想與當地人民達成政治解決,怎麽辦呢?

辦法一:軍政府以允許當地大小民兵組織與停戰團體生産毒品,來拉攏他們與軍政府互助合

作。

辦法二:軍政府也讓其工作人員參與毒品買賣,以養活自己與駐守當地的緬甸軍隊。

就是因爲毒品買賣是緬甸軍政府用來控制撣邦的政治策略,若不進行政治改革,不管歐美日

澳等國際的與聯合國援助多大的金額,都解決不了毒品問題。正如撣先驅通訊社幾十年來所

一直強調:真正和平、民主、法制等建立以後,毒品問題才能迎刃而解。

G侵犯人權:

緬甸軍人發動了50多年內戰,他那燒光、殺光、搶光的日本法西斯行徑,至今仍然消滅不了

衆民族的反抗。

爲了一了百了地切斷衆民族的軍民魚水關係,軍政府在克倫邦、克倫尼邦、衆撣邦等大搞堅

壁清野與集體輪姦婦女,暴力強迫村民離鄉背井。

撣人權基金會SHRF的一篇文章寫道:“1996年四月,撣難民由強遷區開始抵達泰國,至五月

份,逃抵泰國的已達2萬人。難民繼續湧來,1998年三月份,已達8萬左右。據撣人權基金

會與撣婦女行動組SWAN估計,1996至2002年6月,僅僅逃亡泰國的撣難民,已高15萬

人。到底緬甸全國被強迫遷移的人數有多少?無確切資料。

據聯合國人權報告的估計,有60-100萬人,其中僅僅克倫邦就超20萬人,撣邦則高達30多

萬人。

 

·結論

多年來,國際社會、緬甸民主力量、非緬人衆民族力量等,一直向緬甸軍政府爭取和解,要

求民主,但都不成功。對歐共體與美國的嚴厲制裁,緬甸軍政府好像已産生了抗體。泰國最

近對緬甸採取的積極主動接觸政策,已大大減低了國際制裁的殺傷力,使緬甸軍政府更顯得

有持無恐與巍然不動。美國在阿富汗與伊拉克泥足深陷,不可能對緬甸發動人道主義干涉或

催生民主新政府。

大家原本還寄厚望:聯合國極可能促成三方(軍政府、緬人民主力量、非緬人衆民族力量)

對話。但在緬甸軍人的政治玩弄下,現在顯得遙遙無期。

所以,對於衆民族與緬人反對力量來說,唯有:

1、參加軍政府國民大會的緬人與非緬人團體、黨派、武裝力量等,應盡其所能,在其內部

爭取民主與自由,想方設法削弱與牽制軍政府的獨裁與野蠻。

2、不參加國民大會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必須保持最大的緬人反對派政黨角色,團結國內

外民主勢力,爭取更大的影響力、發言權與主動權,遵照領導人昂山素姬的非暴力主張,盡

可能發動遊行示威、抗爭、罷工、罷課、罷市等,進行各項和平與合法鬥爭,並配合國外的

制裁,共同施加壓力。

3、不參加國民大會的克倫民族聯盟KNU、撣民族民主聯盟SNLD、衆民族團結同盟UNA等非

緬族武裝力量、政黨、團體,必須逼迫軍政府開三方會議(軍政府、緬人民主力量、非緬人

衆民族力量),自己要加入,同時要不斷擴大本身的勢力與影響力。

4、流亡國外的所有反對力量,必須繼續遊說歐盟、美國、日本、聯合國組織等,加強國際

的制裁與聯合國的施壓。……

·告別

天黑了。我們第二天大清早,必須趕到四百公里外的科隆,與昂山素姬NLD民主力量的代表

們會談。所以,我們只好告別了。漢堡市內燈光雖亮如白晝,但一出市外,路燈就不見了,

只得靠車燈驅散黑暗。德國高速公路很多地方不設車速上限,德國人開快車就如日本神風突

擊隊,一點都不怕死。夜色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天又下著雨,若不提神駕駛,一不小心就

可能車毀人亡。黑夜漫漫,夏雨綿綿,冷風嗖嗖。

緬甸聯邦呀!您什麽時候才成爲名副其實的Federal聯邦?您什麽時候你才雨停、天亮、風和

日麗、鳥語花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