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for Shan State

                                         

                                           組 建 無 緬 族 在 內 的 聯 邦

作者: Kanbawza Win 教授
 譯者: 貌強 Maung Chan (緬甸華族)


         撣邦軍SSA領導人姚色克上校與撣邦民族軍SSNA領導人公佈兩軍合併,共同抗擊仰光的種族屠殺軍政府。這是一項鼓舞人心與值得緬甸聯邦各族人民仿效的壯舉--即使不是對世界而言。
我們現在必須考慮:能否組建沒有民族霸權主義者(即沙文主義者)在內的緬甸聯邦?

讓我們回顧一下緬甸簡史:

緬族起源於印度南部。緬族自古以來就採取種族滅絕政策,陸續消滅了驃族、羌族、氐族(Pyu, Kanyan ,Thet),在1044年建立了第一個緬甸王朝。緬甸最後王朝雍籍牙王(U Aung Zeya),繼續施展傳統的種族滅絕政策,他誘騙孟族和尚與男丁,集合一處,殺個精光,目的是毀滅孟族文化與種族。這些都有史爲證。
向英國爭取獨立時期,爲取得聯合獨立,有的民族就加入緬甸聯邦。克倫族、若開族、孟族、克倫尼族等,則以史爲鑒,避不加入。

果然!緬甸聯邦一旦成立,緬族就開始奪權抓權、橫行霸道,加緊推行種族滅絕主義。他悍然公佈其明確目標:一個國家(緬甸Burma)、一個種族(緬族Burman)、一個宗教(佛教)。緬族強訂佛教爲國教,改國名爲Myanmar(緬甸),對其他民族(非緬族),緬族則運用戰爭予以消滅,用其軍隊集體強姦其他民族之妻女,野蠻地推行緬化政策--這些都是事實,鐵證如山,不容狡辯。

在種族、文化、宗教、團體、甚至見解、性行爲等方面,多數的緬人都患有不治之症:即“統一症”與“同化症”。這些絕症製造了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與政治爭端,終於形成了永無休止的種族糾紛與仇恨。 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緬甸本部(Burma Proper緬族地區)在其反對殖民主義運動中,使用“民族主義”進行抗英(見Dharma Vappa)。

該民族主義版本,是基於種族與宗教:運用緬族與佛教的人文、語言、認同感,來激發人民反英。請看當時的抗英團體名稱:我緬人團體 (Doh Bama Azi Ayone)。所有非緬人族群,即其他民族並不包括在內。我緬人團體喚起了緬族過去的光輝歲月,激發了緬族的文化優越感,但同時養成緬族高高在上的種族優越感--不僅僅對英國,同時也對其他兄弟民族昂首挺胸。在緬族的意識內永遠揮之不去的是,其他兄弟民族都是被歷代緬王所征服的臣民,緬族君臨天下。這是緬化的精神支柱--在文化、歷史、意志或民族認同感等方面,必須強行緬化其他民族。國內外衆多的緬族民主人士口口聲聲一律自稱:“我們反對軍政府的種族主義”。但他們的實際行動、外在態度與內在世界觀卻是另一回事:大多數總是不自覺地流露出大緬族沙文主義。

當大家談到在緬甸恢復民主時,緬族總是強調:" 恢復民主無疑優先于兄弟民族的被壓迫問題”。有時,他們甚至不承認在緬甸社會、風俗、歷史、精神意志等方面,存在著緬族與非緬族的不平等問題與民族壓迫問題。他們不大願意聽兄弟民族痛苦傾訴自獨立以來所遭受的種種不平等對待。他們常愛打斷控述,說: “哦!我們理解你們的痛苦--與我們的經歷一模一樣!你們並不孤立呀!”。當聽到兄弟民族的婦女被緬軍集體強姦時,他們不是義憤填膺,有時還趕緊替緬軍獸行辯護、解圍:“緬軍內也有其他民族”。他們不敢正視他們與現存制度的關係,他們處身、受教育於軍政府,受現存的民族壓迫制度所侵蝕、塑造、養大。

另一典型實例:最近宣佈撣邦獨立的只是Sao Hser與Khun Hom幾個孤家寡人而已。絕大多數撣族與兄弟民族領導人都是擁護Federal 聯邦制的。然而我們痛心地發現:全國民主聯盟NLD領導的國內外多數緬人,其言談與軍政府人士大同小異:混雜著沙文主義。

在緬甸社會與政權機構,緬族占統治地位,自古以來,緬族的策略是:“以少數民族克制少數民族”。緬族最善於挑撥離間與分而治之。君不見:他們叫瓦族攻打撣族?用瓦族與拉咕族(Lahu)對付其他民族?利用戰利品讓克倫族與孟族爭吵對罵,繼而大打出手?他們唆使佛教克倫族民族軍DKBA攻打克倫族聯盟KNU,挑撥克倫族KNLF去取代克耶族克倫尼族KNPP,催逼孟族Honsawaddy派去襲擊新孟邦黨NMSP、克欽族團體、若開族組織等等等等。他們不時製造事端,讓族群與團體互相仇恨與殘殺。例如:攻擊克倫尼族KNPP時,逼迫克倫族KNLF打頭陣,在攻打克倫族根據地Manearplaw時,叫佛教克倫族DKBA帶領緬軍去屠殺。

他們一邊讓人同流合污,另一邊挑撥離間,讓民族與民族、團體與團體自相殘殺,他們坐收漁利。當你不願繼續被利用時,他們就施展最後毒招:幹掉你。圍剿時,從來是殺光、燒光、搶光,不留後患。
所以,衆兄弟民族若不團結,下場一定是:被各個擊破,種族被滅絕,或永遠俯首稱臣。

當然,我們兄弟民族之間,總會有這個或那個痛苦難忘的歷史恩怨。但與被軍政府按序先後屠宰相比,這些算什麽呢?一個民族被窮追猛打、趕盡殺絕,不是最可怕最痛苦的嗎?因此,停戰部隊必須提高警惕,尤其是擁有18000軍隊的瓦邦聯軍UWSA。當其他弱小叛軍一一被吃掉後,緬軍的血口就會對正你們。軍政府已多次與泰國暗中交易,一心想幹掉你們這些燙手的瓦族叛軍--這些你們不是不知道。

現在瓦族青年知識份子已走上崗位,他們鮮明地表示在民主未蒞臨之前,永不放下武器。這是先輩們用血換來的教訓。對極了!在制度還不民主的時候,與緬甸軍政府打交道,手中一定要握緊武器,不然一不小心,肯定人頭落地!
衆民族組織EN應盡力團結瓦邦聯軍。瓦族也應該嘗試與衆民族組織攜手合作,看看民主會不會加速到來。另一方面,衆民族組織應扮演領導角色,團結衆民族的停戰組織與武裝鬥爭組織,共同創建和平,並進一步讓各族人民更緊密團結。

衆民族EN領導人必須看到:長期所追求的三方對話,已成功無望。軍政府永遠不會真心要三方對話,他最怕分出手中權利。國內外的緬族組織,對衆民族的事業與榮辱,多數只是耍耍嘴皮而已。即使爲國際社會所迫而坐到談判桌,也難望他們的真心支持。他們多多少少都混有沙文主義思想。

衆民族組織EN的唯一選擇,是領導與團結衆民族的武裝力量,努力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尤其讓國際社會知道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其發言能讓軍政府不得不聽。
一定要讓緬軍知道,不是只有他穿軍裝,也不是只有他說了算。最近的仰光爆炸案,清楚地顯示了一幅插圖:有人用軍政府聽懂的語言說了話,使將軍們驚惶失措。爲了同仇敵愾,軍政府正在努力製造一個共同敵人:軍政府譴責衆民族組織,逼迫停戰組織要嘛繳械投降,要嘛回森林打遊擊。軍政府按計劃從弱小組織吃起,一個個被迫繳械。停戰組織走投無路,終於反抗,撣族組織都紛紛團結在一把大傘下,只欠昆沙。

17個停戰組織參加軍政府召開的全國大會,原本追求真正的緬甸Federal聯邦制,現在希望落空了:原來一切是假戲。克欽族團體是最先背叛衆民族組織的,他們現在陷於混亂。但其領導人兩眼只向錢看,再也不顧全體克欽族人民的幸福了。我們希望克欽族新一代領導人,主動向衆民族組織靠攏,共同奮鬥。

做衆民族的團結工作,說易行難。在共同反對緬甸軍政府的旗幟下,我們必須對衆民族寬宏大量,不要染上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亦即不要種族主義掛帥。我們反對種族歧視與文化偏見,我們反對仇外性、排他性,我們要學會容忍異己,容納不同意見,顧己也顧人。我們必須採用緬文緬語做溝通工具,互相交流思想感情與想法做法。我們必須以民主、平等、寬恕待人。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爲人著想。惟有極端主義者,才會敵視中庸與厚道。

衆民族組織EN必須豎立正確的思想與長遠目標,想方設法說服沙文主義較少、擁護Federal聯邦制的緬族民主人士,與他們攜手,共同爲真正的Federal聯邦制而奮鬥。
如果爭取不到這麽做,緬甸聯邦只可能是烏托邦,我們只好建立不包括緬族在內的衆民族聯邦。

(本文稍有刪改。Win博士是清邁大學教授,歐委會歐洲學院亞洲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學者。亞洲論壇的助理編輯,流亡美國的緬甸聯邦民族聯合政府的前顧問)。

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

轉自:

http://www.boxun.com/my-cgi/post/display_all.cgi?cat=Burma's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