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坎帕Hso Khan Pha先生

 

與緬甸撣邦獨立領袖一席談

 

作者 貌強 Maung Chan (緬甸華族)

    緬族德薩(Tayza)先生拜訪宣佈撣邦獨立的撣族領袖召坎帕(Hso Khan Pha),討論了撣邦獨立問題。

    召坎帕是撣邦永貴區域(Yawnghwe)大土司蘇瑞泰(Sao Shwe Thaik)之大王子,花名永貴虎(Tiger Yawnghwe)。其父蘇瑞泰,是1947年彬龍會議主持人,是緬甸聯邦的開國功臣,曾任194852年緬甸第一任總統,後任民族院主席,是衆民族的精神領袖,196232日被政變奪權的奈溫軍政府逮捕入獄,不久死於獄中,其幼弟在逮捕當晚因抗拒而被緬軍所殺,其兩位弟弟Chao Tsang(已去世)與Harn Yawnghwe(現任Euro-Burma Office主任)都是撣族軍與衆民族領導人,爲緬甸各族人民所敬仰。

    以下是召坎帕與德薩兩人對談內容:

    德薩:能認識緬甸聯邦獨立後緬甸第一任總統之子永貴虎,我感到很榮幸。

    召坎帕:1947年召開的彬龍會議,以及根據彬龍協定所成立的1948年緬甸聯邦,家父是主要參與者。但奈溫1962年的非法政變,卻使聯邦基礎全毀。

    必須指出,緬族與衆民族的爭端,並不是“少數民族權”與“多數民族權”問題,問題在於各邦各族權利是否均等。1948年成立的緬甸聯邦,我們衆民族從來認爲:是Federal聯邦,各族各邦權利相同。1948年聯邦憲法的方針,原本直指聯邦制,但反法西斯自由同盟AFPFL當時匆促完成的憲法會議,卻使聯邦制面目全非。 195862年,聯邦國會企圖按照1947年的彬龍協定,把聯邦制的缺陷加以修正,但奈溫卻發動政變奪了權,撕毀了聯邦憲法。奈溫軍隊與其後歷屆緬軍,在我們撣邦強姦、屠殺、虐待、壓迫、恐嚇,進行了殘酷鎮壓。

    德薩:我支援緬甸各族有權擁有自己的邦,類似美利堅合衆國或加拿大式。魁北克省就是一個聯邦內的自治邦。撣邦想要的,是這類吧?然而,我從來不認爲:把緬甸聯邦分崩離析爲許多小國,是明智的決定。

    召坎帕:照理並無問題--您看南斯拉夫已分裂爲各自部分,而緬甸聯邦實際上也早已被軍政府所分裂。現在所謂的緬甸聯邦,只徒有其名罷了。撣邦在人口與土地面積上,都超過柬蒲寨、美國24州或歐盟的20多主權國。

    1948年聯邦憲法保證撣邦與克倫尼邦有權離開緬甸聯邦。我們可以照抄歐盟形式,比如組成沒有緬邦在內的聯邦--稱爲東南亞合衆國或東南亞聯邦。我們也可以:撣邦自己單獨搞一個。

    撣(Shan)是緬族稱呼我們的。泰國人叫我們泰大哥或傣兄(Thai-yai or Elder Thai)。從印度東北部、經過緬邦、克欽邦、撣邦、泰國、柬蒲寨、老撾、越南、一直到中國南部與西南部,都分佈著講傣語的人民。中國總理周恩來在1957年跟我父母說過:在中國,講傣語的人千千萬萬。

    我主張有話直說,我族有些人不大敢對緬族人士開誠佈公,因緬族偏激,常喊打喊殺。

    德薩:雖然撣族也可以去和泰國人或中國人攜手,但我還是希望繼續與緬族在一起。您爲何一定要與緬族鬧翻呢?爲何一定要離開緬族,去和泰國人、中國人共處呢?事情不是弄得更棘手嗎? 我們應該正確處理我們之間的問題。

    召坎帕:在1947年,我們太過於奢望: 以爲可以抛棄歷史恩怨,避免18121819年那樣的民族大屠殺:當時緬甸曼德勒(Mandalay)王朝征服了阿薩姆(Assam)的撣阿宏王國(Shan Ahom kingdom),緬族班都拉大將軍(Maha Bandula)的野蠻軍隊,慘絕人寰地屠殺了撣阿宏王國人口的三分之二。全國三分之一的男性大人與小孩,被緬軍掏出內臟,緬軍吃他們的肉,或囚他們在木籠堿′▼N死(參閱愛德華蓋茲寫的阿薩姆史 History of Assam by Sir Edward Gaits)。緬軍的大屠殺,使阿薩姆撣阿宏王國元氣大傷,在1839年終被英國輕易吞併。自1220年至1812年,該王國是獨立自主的(屬5681604Mong Mao 猛卯大傣王國,首都是新威Hsenwi,緬人稱登尼Theinni)。

    在英國侵略之前,阿薩姆撣阿宏國一直抵抗莫固兒Mughals--當時莫固兒已征服了印度的大部分。

    我們現在處於21世紀,而不是200年前。二戰後,我們希望避開昂山Aung San將軍的緬甸獨立軍BIA之侵略。昂山的緬軍是日本皇軍訓練出來的,有日本武器裝備與支援。而我們沒有軍隊,只有警察。當時英國告訴我父親:昂山領導的緬軍如果侵略撣邦,別期望英國的援助。英國當時忠告我父親,撣邦必須好好跟昂山討價還價--這就是1947年彬龍協定的産因。我必須補充說明:因爲撣邦同意加入緬甸聯邦,所以欽山區、克倫尼邦等也才加入。遺憾的是:我們只能推遲緬軍的侵略14年,在1962年,緬軍終於侵入與佔據了我們撣邦。

    撣邦撣族被緬軍強姦、虐待、屠殺了近半個世紀,我們至今還解決不了緬軍的侵略與佔領問題。請說實話:一個虐待家人,對配偶喊打喊殺的惡霸暴徒,能變天使或守護神嗎? 離開他,不是海闊天空、吉祥如意、風景那邊獨好嗎?我們不能再一廂情願,不能再存幻想 ,我們必須思前想後,好的壞的都必須考慮周到。

    德薩:如果我們是一家人,那麽,被迫害被虐待的緬族孩子,應該與被喊打喊殺的撣族母親聯合起來,共同反抗家中的軍政府惡霸暴徒,我不要我的母親離家出走,去和中國外人或泰國鄰居結婚。 謝謝您耐心地解釋撣族鬥爭的歷史背景 ,讓我聽到這些我們還未出生、也沒參與,但卻很重要的的歷史事件。

    召坎帕:這是值得鼓勵大家去參與、去討論的共同課題。只有通過這樣坦誠討論, 才會産生相互瞭解與相互尊重。我宣佈撣邦獨立,是基於多數撣族人民的意志與願望--56個撣邦城鎮(Se-Viengs)中的48個城鎮代表秘密投票通過的。半世紀前的憲法自決權,經過5年的程式與47年的束之高閣,現在才得以實行。既不輕率,也不匆忙。

    1947年的彬龍會議上,經過激烈辯論,最後以非常少的多數票決議,大家組合了緬甸聯邦。少數服從多數是議會民主原則--這是緬甸將軍們即厭惡也不做的。

    就因爲撣族同意加入聯邦,所以欽族、克欽族、克倫尼族等兄弟民族也跟著同意了。他們是惟撣兄弟馬首是瞻。

    我們有以下選擇:

    1。我們獨立。

    2。與若開邦、欽邦、克欽邦、克倫尼邦、孟邦、克倫邦等,共同組織東南亞合衆國USSA

    3。與若開邦、欽邦、克欽邦、克倫尼邦、孟邦、克倫邦等,共同組織東南亞盟國SEAU

    4。在有效的防範下,讓緬邦參與,大家以權利均等的同夥身份,共同協商,組織新的Federal聯邦,並使用新的聯邦名稱。最最緊要的是:防範與杜絕奈溫與歷屆軍政府那類獨裁制度之産生。

    5。與泰國兄弟聯合。

    6。與老撾兄弟聯合。

    7。與中國傣族兄弟聯合。

    緬甸將軍們對我們近半世紀的慘無人道的鎮壓,是血淚斑斑、記憶猶新--這不是學術或學識力量所能揮之即去的。當然我們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漸淡忘。

    德薩:雖然已過時了,但我還是要爲兩位撣族領導人:2003年仙逝的令堂大人馬哈德威(Maha Davi)與去年逝世的令兄長Chao Tsang追悼致敬。

    我同時敬請您注意一下:您的祖父召貌親王(Saopha Sao Maung )一次有難,是緬王大力幫他一把的,對吧?

    召坎帕:我的曾祖父 Sao Suu Deva是永貴區域(Yawnghwe)王儲,被堂兄弟所殺害。該堂兄弟是支援其姐夫蒲甘王的。曾祖父被殺害後,緬王曼東王(Mindon)扶助了我祖父(緬人稱他召貌,撣族稱他召孟Sao Moung)與曾祖母。我也記得我祖父一直支援緬王,反對爭王位的仇敵,並在緬王錫袍(曼東王之子)亡國,被英國囚禁于印度時,盡可能照顧緬王功臣與遺臣,讓他們在自己統治地區做官。也就是這些關係,使我父親覺得可以與緬族攜手,可以與昂山將軍合作。打擊我父親最大的是196232日國殤日--奈溫政變奪權,廢除聯邦憲法,當夜殺死我17歲的幼弟于屋前臺階,逮捕並非法囚禁我父親于仰光茵盛監獄,到該年11月,我父親不明不白地死於冤獄。我母親擁有國會發言權,因當時在英國治病而免受蒙難。她11月回國辦理父親喪事,因要逮捕她,她帶著我兩個妹妹與一個弟弟,在克倫抵抗軍的幫助下,於1963年元月逃往泰國。承蒙泰國國王派親信特使等,保護我母親與我弟妹。

    德薩:我知道您母親當時成立與領導撣邦軍進行反抗。她退休後,您兄長繼續領導反抗。對吧?但目前有兩支撣族軍:撣邦軍SSA與北撣邦軍SSNA。該兩支軍最近都說他們支援聯邦制,而不是您宣佈的獨立。這不是頗難理解嗎?

    召坎帕:南撣邦軍SSAS與北撣邦軍的合併與共同宣言,並不難理解-- 另類爲撣邦撣族服務,符合撣族人民的意志與利益。

    (作者 貌強是S.H.A.N. & Burma’s News Published by Burma’s Chinese 的主要負責人)

摘自:http://www.boxun.com/hero/Burma'sChinese/91_1.shtml